news center

美国试图推动“颜色革命” 害苦了西亚北非

美国试图推动“颜色革命” 害苦了西亚北非

作者:习枣蓓  时间:2017-09-06 03:15:13  人气: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随着大量来自西亚北非国家的难民涌入欧洲,这场危机正变得愈发棘手,也令我们不得不对前些年西亚北非局势的动荡进行反思美国试图推动“颜色革命”对这些国家进行“民主改造”,可事实证明“被革命”的国家不是变得更好,而是变得更糟   9月初,仅有三岁的叙利亚小难民库尔迪在偷渡去希腊路上溺亡,浮尸土耳其海滩他的死,令难民危机以一种极具冲击力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叙利亚危机已导致1200万人丧失家园,其中400多万人逃至周边国家涌入欧洲的难民中,大部分来自叙利亚有联合国官员称,叙利亚危机是“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中东政治战略论坛主席加塔斯说:“美国的干预、其地区盟友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武装和支持酿成了这场灾难,叙利亚正在面临国家分裂的危机”   事实上不只是叙利亚,突尼斯、埃及、也门……都成为美国推动“颜色革命”的试验场,而方式如出一辙——以非暴力为主要形式,以民主自由为口号,采取大规模的街头游行活动和广场集会抗争给现有政权施加巨大压力,并最终促使现政权崩溃   所有经历了“颜色革命”的西亚北非国家都在面临相似的后遗症在革命激*情褪去以后,这些国家的现状并没有变得更好强人倒台后的替代政权被事实证明更加糟糕由于缺乏政治经验,他们无法填补权力真空稳定政权,从而实现国家的有效治理,亦无法弥合革命过程中造成的社会分裂,政局面临碎片化危险   在美国鼓吹的人权状况方面,革命之后的这些国家亦没有变得更好,而是普遍收紧了社会政策,加强对民众的控制以埃及为例,警察权力不断扩张,FFA逮捕自由派人士的例子屡见不鲜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把当前阿拉伯世界的种种问题统称为“阿拉伯病”,那么病因是发展迟滞、民生艰难,而非“不民主”、“不自由”美国的最大问题在于,西亚北非各国病症不同,它却全都开出了相同的民主的药方   埃及开罗大学教授拉万迪说:“不能对症下药的后果就是,地区均势被打破之后,无法建立新的秩序,从而陷入了长时间的混乱,叙利亚正是最突出的表现”   革命之前的这些国家确实存在很多积弊,比如领导人长期执政导致的政策僵化、社会停滞,积累了很多的社会矛盾拉万迪说:“革命大部分动因是民众掀起的,但之后却被美国利用了”   在金字塔研究中心教授阿扎巴维看来,美国制造混乱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保护以色列的安全;二是借助混乱帮助亲美政权上台   阿扎巴维说:“美国对中东地区的自由派人士以及活动分子一向有很大的影响力,借用这些影响力,美国推动有利于自己的议程,影响这些国家的年青一代,使其对西方制度产生亲近,视其为理想的政治制度”   美国对于自由派人士和青年的影响,是其推动“颜色革命”的主要工具,革命成功以后,美国更容易引导这些本来就亲美的人士推动符合美国地区利益的政策   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革命中,美国支持这些活动人士,打着民主和自由的旗号,呼吁示威游行者推翻与美国并不亲密的阿拉伯国家政权,以自由派人士或伊斯兰组织取而代之   拉万迪说:“革命意味着改变,但在阿拉伯世界的改变是摧毁性的,这些改变为地区国家塑造了新的敌人: